故事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民间故事 > 动物故事 >

狼王传奇

作者: 阅读:

  在美国纽约中央公园里矗立着一座铜像。——这铜像可不是什么伟大人物,而是一只狗———只拉着雪橇的狼狗。

  美国政府为什么会为一只狼狗塑造纪念像?你想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吗?那就听我讲讲这被纪念者狼王“暴风雪”——巴尔托的传奇故事吧。

  这个故事发生在 1923 年前后。地点在加拿大北部北极圈内的爱斯基摩人村落中。为了使故事说得有头有尾,我们还是从狼王的母亲——雌狗尤肯讲起吧。

  北极的夏天,没有黑夜,整个大地,一片银白色。这一天,有两个人驾着九条犬拉的雪橇,奔驰在广漠的雪原上。

  这些犬的种类繁多,有阿拉斯加犬、爱斯基摩犬,还有一些混血种的犬。

  它们都是受过良好训练的出色的挽犬。

 

  挽犬的头领叫头犬,是挽犬中最强壮有力的犬,人们总是把它放在雪橇的最前头。这一队挽犬的头犬叫尤肯,是个才三岁的哈斯奇雌犬。尤肯生就一身和狼一样的毛皮,两只竖立的耳朵像削光了的竹片,吊眼梢,两只蓝汪汪的眼睛清澈透亮,样子十分好看。

  尤肯虽说只有三岁,可它聪慧过群,又顺从主人,所以登上了头犬的宝座,并能很好地率领其它的挽犬行动。

  坐在雪橇前面掌握方向的老人名叫卡基克。坐在后面的年轻人是他的儿子台帕拉。

  他们是爱斯基摩人,父子俩带着毛皮,到八百公里以外的城镇,为部落换了些针线、食物、火药等生活必需品,现在正往回赶。

  他们已在冰天雪地中连续跑了十天。去时跑了两个星期,只在镇上住了一个晚上就又踏上了归途。这时,挽犬们已疲惫不堪了。

  往常,经过两星期的长途跋涉,至少也要让挽犬们休息四五天再上路,可这次却没有那么长的休息时间。如果没有子弹,整个部落第二天的食物就要成问题。因为在这以前,连续多日的暴风雪,使他们无法出门寻求食物和弹药。他们必须尽早地把这批物品运回部落。今天,他们又不停地跑了二十多个小时,现在该休息一下,吃些东西了。老人“吁——”了一声,雪橇刚一停下,挽犬们便像中了枪弹一样倒在雪地上。

  老人和年轻人也已精疲力尽。但他们不得不强打起精神爬下雪橇。老人用小刀切了两块海豹肉干,递给年轻人一块。这就是两人的便饭了。他又切了肉干分给挽犬们。挽犬们顾不得品尝滋味,狼吞虎咽地把冻得当当响的肉干吃了下去。野生动物是不能比人先吃或多吃的。正因为挽犬们明白这个道理,就各自睡觉了。www.gushi51.com

  挽犬们蜷缩在雪地上睡了。父子俩吃完饭,也把海豹皮铺在雪地上睡了。

  虽然全身裹着厚厚的毛皮衣服,雪原的风吹在身上仍像刀割一样。但生长在冰雪之乡的爱斯基摩人,毫不在乎,一会儿就打起鼾来。

 

  就这样,人和犬在冰夭雪地酣睡了五个小时。

  突然,林子深处传来嗷嗷的狼叫声,把父子俩惊醒了。

  台帕拉惊慌地说:“爸爸,那帮家伙是饿极了,想打我们的主意啦!”

  老人默默地点了点头,凭着他多年的经验,他心里很明白,在这个季节里,饿极了的狼群一旦发现猎获物,是会像恶鬼一样猛扑过来的。

  他们正说着,狼群已经围了上来。逃跑已经来不及了,父子俩只好拿起枪,对着狼群射击,想把它们赶跑。

  “乒——乒——”,随着每一声枪响,都有一只狼翻倒在地。但是,狼群并没有为此减弱一点攻击的气势,它们在狼王的指挥下,轮番进攻,前后包围,步步逼进。到第二天中午,父子俩弹尽力竭,终于倒在地上,狼群一拥而上,把他俩淹没了。

  他们的那十几只挽犬,也四散而逃,但最终一个个被狼吃进肚子里。不过,有一只挽犬却活了下来。——它就是头犬尤肯。

  尤肯聪明、美丽。当它逃跑时,被狼王看中,当即就将它留在自己身边。

  第二年就生了头小狼。——因为是在暴风雪中诞生的,我们就叫这头小狼为暴风雪吧。

 

  直到现在,我们的故事才可算正式开始。

  一般说,野狼和家犬突然相遇就结婚生孩子的现象很少见。但也不是绝对没有。爱斯基摩人为了培养出凶猛的家犬,经常将雌犬放到野外,让它们和狼结婚。然而,放出去的大多数被狼群吃掉了。尤肯与狼王结合生子的事,也可算是奇迹。

  暴风雪身上的皮毛像雪一样白,一对眼睛,像红宝石般明亮。它继承了父亲的勇猛和母亲的聪明,在它的成长过程中,这些气质逐渐显露出来。出生半年后,它已算是狼群中的青年一代了。

  在这个群体中,有十四五只和暴风雪差不多大小的狼崽儿。在它们之间,已经初步排列了名次。最厉害的,是那个长着一身黑毛的家伙,所以就叫它”黑毛”吧。

  黑毛右眼瞎了。这是它在攻击麋鹿时,不小心被麋鹿的大角扎瞎的。正因为如此,才显示出了它的勇敢。这只瞎眼就像它的一枚勋章,是荣誉的像征。所以,大家都公认,这个群体的王位将由黑毛继承。也正因为如此,所以黑毛凶猛,喜欢挑战。伙伴们都被它欺侮过,但都尽量不和它争斗。黑毛只是还不敢和狼王对抗,也没和暴风雪发生过冲突。由于暴风雪聪颖过群,看到同伙被欺,总是小心谨慎,不去惹这个脾气暴躁的兄长。

  在野兽世界中,力气就是法律。强者就是要压制弱者使之屈从。黑毛便是遵照这条野兽的法律行事的。

  但是,有一次暴风雪实在忍无可忍,和黑毛恶战了一场。双方追逐,撕咬,谁也不肯让步。但它毕竟不是黑毛的对手,它被撞倒在地,黑毛骑在它身上,并用锋利的獠牙紧紧咬住了它的喉咙。

  暴风雪艰难地喘息着,它的眼角上吊,手脚发直。死神正向暴风雪逼进……

  这时,忽地卷起一阵风,“暴风雪”的母亲尤肯扑向黑毛。黑毛丢开“暴风雪”,迎战尤肯。它们正在厮咬,狼王赶来了。它跳到黑毛和尤肯中间,制止了这场恶斗。

  暴风雪伤得很重。肩、背、颈、前足,处处都有很深的伤口,母亲尤肯卧在站不起来的暴风雪旁边,用温暖柔软的舌头不停地舔着它的伤口。

  狼王是公平的,过后它既没有责骂黑毛,也没去看暴风雪。——在狼的世界里这就是公平。

  就在暴风雪伤势很重时,北极可怕的冬天来到了。冬天一到,太阳就渐渐消失了。大地成了一片黑暗的世界。对狼群来说,也是饥饿的世界。

  狼群在这黑暗和饥饿笼罩的世界里,一个个饿得骨瘦如柴。有时,它们一连几天吃不到东西。但是,暴风雪还是活下来了,而且它的伤口也渐渐痊愈了,又恢复了以前那样的体态。不过,它和其它的伙伴一样也瘦得皮包骨头。

  一天,它们发现有三头驯鹿溜出了林子,这可是长时间没吃到的好东西啊。狼王顿时振作起来,命令全体立即围攻,并一马当先,直奔目标而去。

  黑毛和风暴雪都奋勇追击。他俩互不相让地并肩奔跑着。

  在这种场合,为共同捕捉猎物。它们是不会发生争斗的。它们终于捕获了这三头驯鹿,一个个饱餐了一顿。

  狼群熬过了冬季,迎来了太阳。不久,白昼来到了北极,这标志着夏季来到了。太阳一直放射着亮光,到了夜间也不肯回到地平线下休息。人们把这种现象称为“白夜”。由于这期间猎物很多,每只狼都吃得胖胖的,一个个精力旺盛。

  这期间,一群栖身于林中的阿拉斯加灰熊也开始活动了,它们一个个身材高大,性情凶猛。它们下溪流捕捉鳟鱼,在林中偷吃野蜂的蜜,也喜欢吃肉。这就和狼容易发生摩擦了。

  夏天,食物很容易弄到手,狼群没有大群活动的必要。在冬季来临之前,它们一般都化整为零,各自谋生。

  “暴风雪”跟着母亲四处为家,以捕捉野兔为食。

  狼王独自生活。黑毛也孤军奋战,也许成年强大的雄狼都是这样生活的吧。

  尤肯原是家犬,不是野生动物,因为犬和狼之间有根近的血缘关系,所以加入了狼的世界。作为狼群的一员,它也不知不觉地染上了狼的习性。虽说“暴风雪”已经可以独立生活,但它有家犬血缘,还要跟母亲生活到两三岁。

顶一下
(36)
76.6%
踩一下
(11)
23.4%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