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民间故事 > 动物故事 >

象 冢

作者: 阅读:

  巴娅仍然默默地站在危崖上。

  它茨莆愤怒地摇摇头,吼了两声,它也希望巴娅快走,看到巴娅,它很痛苦。它和巴娅一同度过了三十年的美好生活。有一次,为了救遇难的巴娅,它茨莆的左牙不慎被撞断了。如果自己的牙不断,那么今天它茨莆决不会跪在象冢里,它一定能刺破隆卡的肚皮,保住王位的。

  一切后悔都等于零。

  隆卡用身体推着巴娅,迫使它离开深坑。巴娅挣扎着,哀嚎着,终于拗不过隆卡,一步步后退了。

  巴娅,你为什么要帮隆卡打败我,现在你为什么又伤心呢?

  为什么?为什么?它茨莆闭起眼睛,又开始了痛苦的回忆。

  在决斗中,它茨莆倒在草地上,鲜血不断地流啊流。突然,有一条小溪从云里飘来,清甜的溪水倒进它的嘴里,顿时,伤口的痛疼减轻了许多,昏眩的脑袋也清醒了。它茨莆睁开眼,巴娅正在用鼻子汲来的泉水喂它喝呢。

  隆卡的长牙没有刺中要害,它又活了。它清醒过来,它恨不得用长牙将巴娅挑个穿心透。但失血过多,它虚弱得站不起来。

  整整半个月;巴娅寸步不离地守护着它,喂水找食,在它伤口敷药。在巴娅的精心照料下,半个月后,它茨莆伤口愈合了,它终于能站起来,颤颤巍巍地跟在象群后面了。它不再是皇帝,它成了一名伤残的老乞丐。没有谁再像以往那样围着它,只有巴娅依然默默地跟着它,为它扇凉驱蚊,形影不离。巴娅越是这样,它茨莆心里越气。要不是这头母象坏事,它茨莆今天能落到这种地步吗?有一天,它茨莆终于忍不住了,当巴娅正卷着毛竹替它搔痒时,它出其不意地撅起长牙,一下子把巴娅抵在大树上,它的牙抵在巴娅的心脏上,它听见巴娅的心在跳,它想巴娅一定要呼救了,可奇怪的是,巴娅既不呼叫,也不挣扎,任凭着它摆布。它茨莆犹豫了,它下不了决心去刺破巴娅的心脏,巴娅的眼光中没有恐惧、没有谴责,也没有哀伤,显得很平静,仿佛在鼓励它:你刺吧.我愿意死在你脚下。

  它茨莆的心软了,那股复仇的勇气冰消雪融。它爱巴娅呀!它舍不得杀死它。它叹息一声,向后退了一步,放巴娅走了。它想这回巴娅一定会离开它这头凶狠的老公象了。然而,它又想错了,巴娅站稳后,又继续卷起竹子,平静地给它搔痒,“唰唰唰”,刷得那么仔细,那么轻柔……

  第二天,它茨莆心力交瘁,终于得到了死亡的预感。

  蹲在深坑里,它茨莆望着星空,想起往事。它的心里无限悲凉。有几只秃鹫在它头顶上盘旋,想乘机用尖硬的嘴壳啄开它的皮。它茨莆在这里已经蹲了两天两夜了。它不知道死神什么时候才能降临。也许,象群此刻正在芭蕉林里聚餐,它们早把它忘了。巴娅也会忘掉它的。许多年后,当象群再来给别的老象送葬时,它已变成一堆白骨,巴娅还能对着这堆白骨流泪吗?它茨莆越想越凄凉,望着满坑的食物,它一口也不想吃,只想早点死去。

  天又亮了,树林里塞满了湿淋淋的白雾,小动物们在树枝上跳来跳去,这一切都和它茨莆无关了,它迷迷糊糊地呆在坑里,寂寞地数着面前的金竹上挂着的一颗颗小水珠,一点一点地消磨时光。

  突然,坑沿上传来了异样的响动,是同类的脚步声!晨风徐徐吹来一股熟悉的气味,那么亲切,那么甜蜜,不会错,这是伴随它几十年的巴娅体内散发出来的独特芬芳的气息。

  它贪婪地嗅着,热切地叫着。

  巴娅小跑着冲到坑边,踩上危崖,毫不停顿地滑下坑底!它茨莆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巴娅的寿数还远远未尽,起码还能活一、二十年啊!它是从象群中偷偷溜出来的呀!

  巴娅踩着泥泞,一步步朝它走来。仅仅两个月,巴娅就明显地衰老了,消瘦了,过去那丰满而富有弹性的长鼻子上,如今布满了深深的皱纹,两潭秋水似的眼睛也灰蒙蒙的,它流的泪太多了!

  巴娅靠近它茨莆,“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温热的身体紧紧贴着它,它听见巴娅健康的心脏在激烈地跳动着。

顶一下
(28)
80%
踩一下
(7)
2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