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民间故事 > 动物故事 >

小狗卡希塔

作者: 阅读:

  俄国沙皇时代,在高加素的一个小城市里,有位木匠。这木匠养了一条小狗名叫卡希塔。它毛色发红,嘴巴尖尖,与狐狸长得十分相似。这阵子,它正在一条小路上东转西跑,四下里张望,一副惴惴不安的模样。它时不时站下来,呜呜哀叫。一会儿举起这只冻僵的爪子,一会儿又举起另一只来,连它自己也弄不明白,怎么会迷路的。

  今天一早,它的主人本匠罗卡戴上使帽,将工具往肋下一夹,嘴里嚷道:“走吧,卡希塔!”

  卡希塔的窝设在刨台底下的刨花堆里。它听见主人在叫它,就钻了出来,伸了个懒腰,跟了去。能跟随主人外出走走,卡希塔是很高兴的。它跳来蹦去,冲着有轨马车汪汪乱叫,与其他的狗追逐嬉戏。它的主人一不见了它的踪影,就会站下来生气地叫唤。有时候,还会抓住它的尖耳朵骂它:“你这个死东西,我让你到处乱跑!”

  一路上,主人都要进酒店或亲戚朋友家去喝一杯,待喝到天色黑下来,他已是酩酊大醉,连走路都挥舞着双手,活像是一只瞎了眼的蜘蛛。正当这时,一队士兵吹吹打打地走了过来,卡希塔吃了一惊,就跟在他们后面汪汪大叫。它横着穿过大街,窜到了一条小巷里。等它安静下来的时候,乐曲听不见了,那队士兵也不见了。卡希塔连忙回到刚才它主人呆过的地方,可是,它的主人已是踪影全无,像钻到地底下去了似的。小狗紧张起来,忙不迭去嗅他的气味。但是,这里刚刚有个穿新胶鞋的家伙路过,一股强烈的生橡胶味儿让它怎么也辨别不出他主人的味儿来。卡希塔跑来跑去,始终没找到它的主人。这时候,天色已经很晚,大街上已是万家灯火,光线照在厚厚的积雪上。天空中,雪在飘飘扬扬落下来……夜已经深了,它又是绝望又是害怕,将身子靠在一家人家的门口,呜呜地哭泣起来。它已精疲力竭,饿得够呛。

  这一天里,它只吃到过一片香肠皮和一点点的面糊。

  突然,那扇门咔嗒一声打开了,它被摔到一边。从打开的门里,走出一个汉子来。卡希塔一跃而起,又吠叫起来,绕着他团团打转。

  这汉子俯下身来,温和地问它:“小狗,你打哪来?我碰痛了你没有?唉,你这可怜的小家伙!好吧,别生气,别生气……请原谅!”

  卡希塔听到这陌主人温柔的声音,产生了一阵亲切的感觉,就用舌头舔舔他的手,哭得更加伤心了。

  这陌生人说:“嗯,看来还是一条挺不错的狗……活脱脱一只狐狸。你跟我来吧,说不定,你能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的……”

  卡希塔见他手一招,就跟在他身后走了。要不了半个小时,他们来到了一间宽敞明亮的房间里。卡希塔往地板上一坐,侧着脑袋,又感动又好奇地注视着这个陌生人。这个陌生人坐下来吃东西,边吃边将食物扔给它:先是一块发绿的奶酪,然后是一小块猪肉,半个馅饼,一根鸡骨头。卡希塔早饥肠辘辘,它狼吞虎咽,吃得飞快飞快的,连什么滋味也来不及辨别。

  吃饱后,它在房间中央躺下身来。它伸直了身子,四肢挺个笔直,浑身只感到舒适而又疲倦。

  新主人抽完了雪茄,站起来给它提来一方小小的床垫,搁在长沙发旁,说:“喂,小狗,来这儿躺下,好好睡觉!”

  这夜,卡希塔睡得很香。

  等到卡希塔一觉醒来,天已大亮。屋里没有人,卡希塔挺挺身子,打了个呵欠,心里有点踌躇和不快。它在屋里不停地走来定去,嗅遍了每个角落和每件家具,然后举起前爪在门上抓挠起来,终于,它把门撞开了,走进了侧室。这儿有一张床,床上躺着一个人,身上严严地盖着羽绒被。他就是昨天的那个陌生人。它嗅了嗅新主人的衣服和鞋子,发觉散发着一股强烈的马味儿。它低吠了几声,又撞开了另一扇门,走进了一间肮脏的糊着壁纸的小屋。这里,它闻到了一股可疑的味儿。它心里有点害怕,连忙把身子缩回来。

顶一下
(66)
77.6%
踩一下
(19)
22.4%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