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儿童散文 >

难忘的岁月,难忘的同志

作者:陈学昭 阅读:
故事导读:
在延安我虽然前后呆了七年多,认识了一些同志,但因工作关系, 毕竟是有局限性的;只是在离开延安以后,行军途中,我才认识了各方 面的同志。这些同志给了我深刻的教育,其中有的同志给我留下了永不 磨灭的印象。 在延安时,我常欢喜唱《大刀进行曲》:大刀

  在延安我虽然前后呆了七年多,认识了一些同志,但因工作关系,毕竟是有局限性的;只是在离开延安以后,行军途中,我才认识了各方面的同志。这些同志给了我深刻的教育,其中有的同志给我留下了永不磨灭的印象。

  在延安时,我常欢喜唱《大刀进行曲》:“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全国爱国的同胞们,抗战的一天来到了,抗战的一天来到了。前面有工农的子弟兵,后面有全国的老百姓,咱们军民团结勇敢前进!看准那敌人,把它消灭!把它消灭!冲啊!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杀!” 我尽情地唱着,特别是唱到“抗战的一天来到了”的时候,感到扬眉吐气!当时全国人民强烈要求抗战,抗战之心是多么迫切啊!然而国民党反动派蒋介石一直采取不抵抗,对外步步退让,对内实行反共反人民的法西斯统治。是以伟大领袖和导师毛主席为首的中国共产党,高高举起抗战的旗帜,率领全国人民逼迫蒋介石不得不走上表面抗战的道路—— 在 1936 年“双十二”事变以后,但暗地里还是消极抗战,积极反共反人民。这首歌曲的确唱出了全国人民的心声!当时我唱着唱着,可完全没有去想这首歌曲的作者是谁。

  1946 年夏,我从东北经张家口返回延安。这天上午从齐齐哈尔坐火车到了瞻榆。从瞻榆起,没有铁路线了,得改坐大卡车。当天我和同行的同志就停下来。我住进了一座临着大街的招待所。下午,麦新同志来看我,我只知道他是鲁迅艺术学院出来的,至于他是什么地方人,多大年纪,我都不知道,这些在我当时的心里成了不重要的事情,最紧要的,我们是同志。在延安,我竟没有机会认识他。虽然这是第一次见面,由于严酷的战争和艰难困苦的战争环境,也由于经过了延安整风,加上彼此都有一个直率的性格,没有一点矫饰的客套;我和他谈了这一路来经过的情况,他和我谈在这里担任的工作。他谦虚地说担任地委宣传部长,以前没有受到过这样工作的锻炼,感到很吃力。加之这里的情况复杂,开展工作也很不容易。老百姓受敌伪的奴化教育、反共宣传的时间长久了,对共产党不理解,竟还有少数人对国民党反动派怀有幻想。他叮嘱我一路上要小心,这一带的敌伪军、土匪已和国民党反动派挂上了钩,四散躲进了森林,时常出来袭击我们的人。他问我身边有枪没有,我告诉他本有两支手枪,过齐齐哈尔时,把一支送给了一个没有手枪的同志,身边还带有一支自卫用的左轮。听我说后,他那瘦而略长的脸上露出了微笑,说:“这很好!”他告诉我,这天晚上他还有紧急的会议。接着,他就告辞了。我送他到招待所的大门外,和他握手告别。我站在大街旁,看着他,虽然是个高个子,却轻捷地一下跨上了马,他没有和警卫同志同来,我一直望着他穿过了闹市,才回进招待所里。

  在瞻榆只过了一夜,次日一早我又上路了。我和同行的三个男同志,还有一个机枪排的战士,登上一辆大卡车,离开了瞻榆。在卡车上,从战士同志们的口中得知在三天以前,有一辆送干部的卡车在瞻榆的大路上和敌伪军土匪遭遇了,敌人有重武器,幸而有一个团从附近赶来,把敌人打退;可是卡车里的干部,除了一个负重伤,其余都牺牲了。就是团长本人也牺牲在这次战斗里了。我注意到当卡车行驶在笔直的大路上时,战士同志们唱着各式各样的歌,他们唱得最多的是这时候同志们常唱的大生产歌:“1945 年呀,呵嗨,大生产呀,呵嗨,纺线车儿索罗罗罗的响……”和“手榴弹呀,呵嗨,稀里花拉,脑袋开了花呀……”但是当卡车转弯,突然进到两旁有着密林的路上时,战士同志们突然停止了歌唱,司机同志也带着一种非常严肃和警惕的神色,注视着前面和两旁开着车。我坐在司机同志旁边,右手紧握着裤袋里的左轮,两眼睁得大大的,望着前面和两旁,看树林里和路拐角里会不会突然出现敌人,我的左轮,一路上还没有机会使用过。这并不是说这地方没有敌人,敌人是很狡猾的,看见力量不如他们,他们就出来;力量大于他们,他们隐藏着,不露面。就这样,我们终于平安地到达了开鲁。开鲁的领导同志告诉我,当我在瞻榆的那个夜晚,出了不幸的事,麦新同志开完会回住处时,在路上遇到了敌人的袭击,敌人先打伤了他骑的马,麦新同志从马上颠跌下来,敌人向麦新同志接连打了几枪,麦新同志牺牲了。…… 我听着,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做梦也没有想到和麦新同志第一次见面就成了永别!

  1949 年 5 月 3 日,杭州解放了。8 月中旬,我回到了浙江。国民党反动派蒋介石率领他的残部逃到台湾去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我在东海之滨的杭州,有一次从无线电广播中听到了《大刀进行曲》,这时候我才知道这首歌曲的作者就是麦新同志。慢慢地,周围的男女青年都在高唱这支歌曲。每次一听到这首歌曲,我的心就无限激动,无法平静。一下子,歌声把我带回到了瞻榆,麦新同志的话在我耳际响着,麦新同志轻捷地一跃上马的身影出现在我眼前!麦新同志牺牲了!但他的《大刀进行曲》永远在我们的心里回响着。  


  [阅读提示]

  陈学昭,现代著名女作家。在《难忘的岁月,难忘的同志》这篇散文里,她满怀激情地回忆在革命战争年代里难忘的战斗岁月,回忆与她只见过一面的难忘的同志——《大刀进行曲》的作者麦新。

  文章正面描写麦新的笔墨不多,作者主要是运用侧写笔法对人物形象进行渲染刻画。《大刀进行曲》的作者曾几次在文章中出现,但作者却迟迟不点破,有意牵制读者的思绪,吸引读者读下去,直到最后才点明。这样,麦新的形象便越发鲜明了,给读者的印象就特别强烈而深刻。

  作者构思的精巧和艺术手法的高明还表现在作者将麦新和他的战歌交织起来写。作者开篇之后,以整段的文字渲染唱《大刀进行曲》时的情形,却又“完全没有去想这首歌曲的作者是谁”。接着,描写行军路上偶遇麦新的情况。紧接着写听到麦新牺牲消息时的心情,但此时仍不知道麦新就是《大刀进行曲》的作者。文章结尾处,写解放后从广播中听到《大刀进行曲》,才知道麦新就是歌曲的作者。这样写,看起来很散,实际上处处紧扣麦新和他的战歌。使人读时,由歌想起人,又想起那难忘的岁月。

  作者“用意精深,下语平淡”,使这篇散文成了回忆革命战争岁月人和事文章中一篇难得的文质兼美之作。 

顶一下
(52)
60.5%
踩一下
(34)
39.5%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